山歌獻給共產黨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江初 發布時間:2019-11-29 10:50:27

——記社會主義建設積極分子李長貴



    上世紀50年代初,他在部隊服役時,記大功1次、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后來到地方工作又被評為社會主義建設積極分子,得到周恩來總理、劉少奇主席和十大元帥的親切接見,李長貴老人充滿傳奇的人生卻鮮為人知。

    “我坐在羅榮桓元帥和陳賡大將中間,能有幸目睹將帥風采,聆聽他們的教誨,接受他們最真誠的祝福,我感到無比的激動和自豪!”說起這些往事,90歲的李長貴至今記憶猶新。當時,羅榮桓元帥舉起酒杯說:“同志們,李長貴同志是來自云南邊疆的藏族代表,藏族同胞能歌善舞,現在我們請李長貴同志為大家唱支藏族山歌好不好?”元帥的話音剛落,宴會大廳就響起了熱烈的掌聲。李長貴懷著激動的心情唱起了山歌,山歌的歌詞他至今記憶猶新:“世上最美麗的地方是我的祖國,世上最幸福的事情是歡聚在北京。”歌詞代表了李長貴激動幸福的心情。

    成長于苦難歲月

    1929年,李長貴出生于德欽縣燕門鄉巴東村一個貧窮的藏族農民家庭,當時的德欽還處在農奴社會的昏暗時代。小時候有8個兄弟姐妹,由于貧窮和封閉,8個孩子中有3個妹妹或因營養不良、或因病相繼夭折。大姐和二姐相繼嫁到別的村子,家中的兩個妹妹還小,母親體弱多病,在苦難中成長的李長貴早早擔起了養家的擔子。倔強的父親曾因為與土司打官司,找了兩年才找到人寫訴狀,雖然官司最后不了了之,但是堅定了讓兒子讀書的想法。1935年前后,維西的教會成立學校開始招生,校名叫“拉丁學校”,曾經因為沒有文化而寫不出訴狀的父親毅然把李長貴送到了教會學校。那年是1938年,李長貴只有9歲,學校的課程也大多是漢語教學,開設有語文、數學、自然等課程,其中每周還有兩節拉丁文課程。李長貴在學校里學習了6年,因為時局動蕩,學校被迫停學,李長貴也回到了老家。

    此后,15歲的李長貴就隨著父親踏上了茶馬古道,成為了一個名副其實的“臘都”,當時他們趕著馬幫,往返于大理、劍川、麗江、西藏的察隅、昌都等地,期間的酸楚他至今還歷歷在目,在盜匪橫行的年代,他和父親的貨物曾被盜匪哄搶一空,甚至連賴以生存的馬匹也被搶走。

    在李長貴的記憶里,多病的母親從來沒有休息的時間,上山下地、操持家務,每晚還要在松明火把的照耀下紡織麻線、織布做衣。常年繁重的體力勞動和長期的營養不足使她過早地患上了胃病, 1949年,年僅47歲的母親撒手人寰,離開了李長貴和親人們。

    母親走了,賴以生存的馬幫也沒有了,李長貴一家的生活過得異常艱難,苦難的日子堅定了李長貴改變命運的想法。1950年6月,他因為讀過6年書,在當地算是鳳毛麟角的“秀才”了,因此區工作組推薦他到縣城參加了學習班。可是參加學習班的事遭到了父親的強烈反對,學習期間他由于斷了糧,就又走了兩天回家拿口糧,卻被父親留下不讓去了,父親認為李長貴是家里唯一的男丁,而且也說好了一門親事讓他當家。李長貴沒有辦法,只得留在家里。后來,他聽到縣城里征兵的消息,他想去應征,同樣遭到了父親的一口回絕。

    從軍革命立功勛

    1950年9月,李長貴背著父親徒步兩天趕到德欽縣城,因為之前參加過縣里組織的學習班,而且又讀過書,他如愿成為了一名解放軍戰士,經過短暫的新兵訓練后,他被分配到解放軍第十四軍四十二師一二五團三營七連。1949年10月,毛主席在首都北京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可是德欽還處于和平解放時期。他剛參軍時,所在的部隊負責守護茶馬古道溜筒江大橋,因為這條道路是由滇入藏的唯一通道,是解放軍進藏的咽喉,李長貴和戰友們圓滿完成了7個月的守橋任務。1951年4月,上級派李長貴和3名戰士翻越梅里雪山到西藏察隅的駐軍一二六團送信,期間由于其他3名戰士高原反應,李長貴多次在雪山埡口往返將戰友的背包背到山后,又扶著戰友翻越梅里雪山,由于他的出色表現,在團部大會中受到團長的表揚。此后不久,解放軍進軍西藏,由于李長貴熟悉藏漢雙語,他又被調到進軍西藏的輜重團,他們從云南最北邊的德欽縣佛山鄉出發,翻越梅里雪山、高黎貢山,渡過瀾滄江、怒江,到達中、緬、印三國邊界的西藏察隅縣,進軍西藏部隊所需的物資人背馬馱,歷時12天才到達察隅縣。后來,李長貴在團部擔任翻譯工作,不論行軍途中還是部隊駐扎期間,李長貴成為部隊不可或缺的關鍵人物,成為部隊首長和當地藏族群眾交流溝通的“橋梁紐帶”。“每個月至少有近10次的宣傳大會,還有首長與當地頭人之間的交涉,都少不了我。”李長貴說。由于在輜重團吃苦耐勞、工作積極,當輜重團完成任務準備撤防時,李長貴記“大功”1次(據介紹,大功相當于一等功),并特別頒發給他一枚解放西藏紀念章。

    1952年初,李長貴整編到駐扎在云南省大理州境內的四十二師一二四團一營二連五班,他是全連唯一的云南籍士兵,也是唯一的藏族士兵,戰友們大多都是隨劉鄧大軍南下的老兵,連隊首長和全連戰士都特別照顧李長貴,經常與他談心,講解革命道理,使他更加堅定了革命意志。1952年以后,為了鞏固祖國邊防,部隊在永平縣開展了轟轟烈烈的營房建設活動,由于李長貴的優秀表現,他升任為班長,在營房建設中,他身先士卒,凡事都沖鋒在前。為了搶抓工作進度,他時常改進勞動技術,不斷提高功效,成了全團有名的技術革新能手。在緊張的勞動中,李長貴兩次負傷。一根手指頭在勞動中被斧子砍斷,落下終身殘疾。

    1954年,由于李長貴的優異表現,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同年被選為永平縣人大代表,出席了永平縣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1955年,被西南軍區授予二等功。1956年,李長貴被選為昆明軍區黨代會代表、主席團成員,與李成芳軍長、廖運周師長一同出席了軍區黨代會。1957年,鑒于李長貴出色的表現,被昆明軍區授予一等功。由于李長貴屢次立功受獎,連隊俱樂部的墻上還掛著印有“人民功臣”四個字的李長貴的畫像,下面寫著“向李長貴同志學習”的大字。說起這些,老人還記憶猶新。

    由于李長貴功勛卓著,1956年,他被提升為上士副排長。期間,師部政委特意找他談話說,昆明軍區需要1名少數民族助理員,要推薦李長貴到軍區工作,李長貴知道這是上級要提拔他,可是考慮再三,他婉言謝絕,懇請領導讓他繼續留在連隊。

    1957年,部隊再次提拔李長貴當干部,已經填好了所有的表格和材料,正在上報時,團部發布了一項命令,要求凡是1953年以前參軍入伍的老兵都復員回鄉,參與地方建設。李長貴是1950年入伍的老兵,符合復員條件,李長貴響應黨的號召,1957年5月,他光榮復員,結束了7年的軍旅生涯,回到故鄉德欽。

身先士卒保家園

    復員回鄉后,李長貴被安排在德欽縣民政科工作。多年的軍旅生活造就了李長貴雷厲風行、任勞任怨的工作作風。1957年9月13日,李長貴光榮地成為了德欽縣人大代表,出席了迪慶藏族自治州成立大會,參加了迪慶州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參與討論了自治州各項發展等重大事宜。當時因為交通不便利,李長貴和德欽縣的代表團成員只能從維西——上江——金江繞行10天才到達州府中甸。

    自治州成立前后,我州境內的一小撮分裂分子正在進行武裝叛亂,企圖推翻新生的人民政權,黨中央做出了平息叛亂的決策,中國人民解放軍、云南邊防公安部隊、民兵以及廣大的人們群眾投入到武裝平叛斗爭中。德欽縣也及時成立了平叛委員會,李長貴因為在部隊多年有著豐富的斗爭經驗,也被借調到縣公安局從事平叛工作。

    1957年冬季,李長貴接受了一項重要的任務,帶領一對民兵組成的擔架隊和馬幫參與羊拉鄉茂頂村的剿匪戰斗,李長貴帶著民兵隨部隊出發,他們連夜翻越雪山,第二天清晨就到了羊拉鄉茂頂村附近,不巧迎面碰到了3個騎馬的武裝土匪,李長貴立即沖到前面大喊“繳槍不殺”,可土匪二話不說便向他們開火,李長貴和民兵們立即予以還擊,將2名土匪擊斃,活捉了1名。他們一交火,躲藏在村里的土匪就聞風而逃,逃到了十幾里外的格亞頂村。第二天土匪扼守在進村的要道,與我方展開了激斗,我方在重機槍的掩護下,發起了猛烈的進攻,經過激烈的戰斗,土匪紛紛繳械投降。戰斗結束后,部隊在撤回的途中下起了鵝毛大雪,當他們爬到閏子雪山埡口時,去時的道路完全掩埋在深深的積雪里。在雪山上,李長貴走在第一個,在積雪里跪著走出了一條道路,浩浩蕩蕩的隊伍沿著李長貴跪出的道路前行,安全地回到了縣城。事后,他用血肉之軀踩雪開路的事跡被部隊記者寫成了報道,并刊登在1958年的昆明軍區的《國防報》上。

    1958年,德欽縣開展了如火如荼的土改工作,貧苦農民實現了耕有其田的夢想。但有武裝叛亂的土匪導致形勢不穩,藏區群眾的土改工作、生產生活受到了嚴重的威脅。由于工作形勢的需要,李長貴又從縣公安局借調到縣武裝部工作,負責組建一支武裝民兵,保障群眾的生產生活和土改工作的順利進行。李長貴立即到農村招收民兵,成立了一只由20人組成的能戰斗的脫產民兵,由他擔任武裝脫產民兵的隊長。民兵隊成立不久便接到了護送勘察隊的任務,將省里的勘察隊送到佛山鄉巴美村。當時德欽境內沒有一條公路,出行全靠徒步,而且路上匪患橫行,當勘察隊行經至佛山鄉境內的一處險要地帶時,忽然槍聲大作,勘察隊遭到了土匪的埋伏,滾滾落石如雨點傾瀉而下,他們一邊躲避落石,一邊還擊。李長貴冷靜地指揮著其中的3個民兵快速迂回從左側山梁上包抄,他們在開槍進攻的同時迅速接近土匪據點,面對民兵隊頑強的戰斗,土匪見勢不妙,立即逃竄而去,這次戰斗持續了1個小時之久,民兵隊1人負傷,順利地完成了護送勘察隊的任務。

    在完成護送任務返回佛山區公所時,得知一伙土匪藏匿在區公所后的原始森林里,不時竄到村里襲擾村民、搶劫財物。區公所決定鏟除這股土匪,這項任務自然就落到了李長貴的武裝民兵頭上。李長貴把民兵分成3個戰斗小組,凌晨零點從區公所出發,他帶領8名精干民兵從山頭迂回向下搜尋,另外一組從下往上切斷土匪的退路,一組埋伏在山腰的埡口。清晨,他們找到了土匪窩藏的牛棚,從山下往上搜尋的民兵剛接近牛棚,一陣槍戰之后,1名土匪斃命,其余的幾名逃進了茫茫森林。自此,襲擾村民的土匪就此銷聲匿跡了。后來,為了保證土改工作的順利進行,李長貴帶領民兵隊先后在佛山亞貢、云嶺斯農和支拉等地開展土改工作,同時,他們進行政策宣傳,積極做好土匪家屬的工作,僅在1958年,就有11名在外參加叛亂的土匪回村向政府繳械自首。

    也在同年,李長貴所帶領的民兵隊被德欽縣委政府評為先進單位,并授予錦旗。年底,李長貴被云南省和麗江專區評為積極分子,先后出席了麗江專區和省城昆明召開的軍烈屬、復轉退伍軍人社會主義建設積極分子表彰大會,并獲表彰。

    山歌獻給共產黨

    1959年5月是李長貴此生最為榮耀的時刻。在邊疆舍生忘死戰斗工作的李長貴沒有被祖國忘記,作為社會主義建設積極分子,他出席了當年5月在首都北京召開的全國烈軍屬、復轉退伍軍人社會主義建設積極分子表彰大會。

    “那次的表彰大會,是我人生中最幸福、最激動的時刻,也是此生最難忘的事情。”說起當年的事情,李長貴至今熱血沸騰。會上,李長貴與全體代表同我國黨政軍領導劉少奇、朱德、周恩來、鄧小平、宋慶齡、羅榮桓、薄一波等同志合影留念。“毛主席因去河南視察,未能出席會議。”這也是李長貴至今的遺憾。

    據李長貴老人介紹,當時與他一起參加表彰大會的有英雄劉胡蘭的媽媽胡文秀、黃繼光的母親、羅盛教的父親羅開選、狼牙山五壯士之一的宋學義等英雄和功臣。他們一道登上中央軍委禮堂的主席臺,向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匯報了自己的工作和取得的成績,當時他是麗江專區12個縣中唯一的代表,也是唯一上主席臺交流先進事跡的藏族代表。

    1960年,平叛武裝斗爭基本結束,邊區人民過上了穩定幸福的生活。李長貴也終于回到原單位德欽縣民政局工作。在工作中,李長貴勤勤懇懇,大部分時間都在下鄉途中。作為一名民政工作人員,德欽縣的每一個村寨都留下了李長貴身影。

    1969年,李長貴和許多老干部一樣,在文革中受到沖擊,被懷疑為“特嫌”下放到德欽縣“五七干校”勞動。1972年得以平反,恢復了黨籍,被安排到縣市場管理委員會工作。

    1974年,李長貴因妻子多病,經申請后調回家鄉燕門鄉工作,從事鄉里的統計工作,在職期間,統計工作未出過一項差錯。1984年,李長貴光榮退休,回到巴東村定居,安享晚年。

    記者手記

    記者到巴東村采訪李長貴老人時,他正拄著拐杖在村里散步,精神矍鑠,他說:“因為共產黨,我獲得了新生。我感到慚愧,我為黨只工作了34年,現在已經退休休息了35年,拿著工資心里不是滋味”。

    一個有著65年黨齡的老革命,為國家出生入死,經歷過苦難,見證了新中國從成立走向繁榮富強的每一步。在他心里,沒有因為曾經的功勛和榮譽而沾沾自喜。要不是偶然的機遇知道了李長貴老人曾經的故事,幾乎無人知道在德欽還有這么一位功勛卓著的老革命。

    在他身上,記者看到的只有默默無聞的奉獻精神,如今老人已是90歲高齡了,依然精神矍鑠。

    祝愿老人健康長壽!

 


責任編輯:安永鴻
758正规彩票app大全 福彩31选七开奖结果 1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石家庄按摩会所那里有00后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从哪来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中奖规则 老快3中奖规则 南方双彩网3d预测 股票板块k线图 贵阳捉鸡麻将取舍技 甘肃11选5一定牛 韩国快乐8官网3分钟开奖 甘肃快3福彩开奖号码 东方6+1开奖号码是 陕西一元麻将微信群 申城棋牌网手机牌 好运快3正规的吗